陆永昌

来源:http://www.baohualocks.com 作者:中医资讯 人气:185 发布时间:2019-06-20
摘要:1957年被莱阳专区卫生局选送到著名的山东省中医进修学校(时位于灵岩寺)学习。他珍惜难得的机会,刻苦认真学习,1958年结业时各科成绩均为5分,在同学中名列前茅,与其他4人同被

1957年被莱阳专区卫生局选送到著名的山东省中医进修学校(时位于灵岩寺)学习。他珍惜难得的机会,刻苦认真学习,1958年结业时各科成绩均为5分,在同学中名列前茅,与其他4人同被留校任教。1960年抽调到建校不久的山东中医学院担任针灸教员。

在内科杂证的诊疗方面,有独特见解。擅长于诊治中风、肾脏病、热性病、哮喘、痹症等。对内科疑难危重病的救治有一定的实践经验。曾在《北方医话》一书中发表论文有“偏瘫疼痛刍议”、“滑泄”、“乳痈治验琐谈”。并在内部杂志上刊登过“中风病因辨析”,另撰“中医药性歌括”、“脓毒败血症一例治验报告”等文。

他自入医门即下苦功夫辨清百草真伪,对性味归经、升降浮沉和配伍宜忌均了如指掌,多年来空暇常亲历加工炮制,对诸如熬制膏药、配制丸散等得心应手。著名的济南建联药店即曾聘请他为开业技术顾问。

从事医疗、教学、科研工作20余年,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并担任新疆中医学院《中医内科学》、《伤寒论》教学。是“痰瘀同治法防治中风病的实验研究”科研课题的设计验证者之一。

2.强调辨证论治,注重灵活变通

王福全,男,生于1941年,新疆吉木萨尔县人。新疆中医学校大专班毕业。现任新疆中医学院附属医院内科副主任中医师、中华全国中医学会新疆分会学术工作委员会委员。

主张临证以理统法统方而后投药,并极力抨击“一方通治”之弊,力倡知常达变、防微杜渐和把握病机、不失其时,注重实践之中活用定规,“有是证,用是药”,疾病变化万千,当不具成见,不以个人所好而为温补寒凉。

又如,他认为“清开灵”组方脱胎于安官牛黄丸,尽管剂型改良为针剂,仍属于中药范畴,其功效取决于药性。清开灵注射液是中药复方针剂,相对于传统汤药剂型的突出优势是能方便和迅速应用于急危重症病人,如果脱离对疾病和证候演变规律的正确认识,一味地只抓“适应证”,盲目扩大应用指征,必然适得其反。为此,探究清开灵注射液的合理运用仍必须从安官牛黄丸药性着手,体现辨证用药思路,先议病后议药,在扩大治疗范围的同时,严格掌握其证候,既要参考现代药理研究,更要遵循辨证施治原则,严防“中药西用”。

名医面前病人多,无论怎样繁忙,他从不拒绝来诊者。20世纪60、70年代,每逢他回乡探亲,都有乡亲上门看病,还有人从上百里地外推车来诊。有时自己饭都顾不上吃,还拿出仅有的细粮,让远道候诊者在家中吃饭。60年代中期,乡亲中有连生“五软儿”者,经他治疗后痊愈,所生三个子女个个健康,并且都考上大学,成为人才,在当地传为佳话。他早年治愈的“滑胎”及不孕症患者所生子女,现今已60多岁,儿孙满堂。在故乡,乡亲们说他是大名医,可从不摆架子,更不欺贫爱富。他的诊室内外常常挤满慕名而来的患者,但他从不敷衍,总是耐心倾听患者对病情的陈述,细致诊脉,审慎处方。有危重病人,他会优先安排诊疗。即使已经挂满号,外地患者他仍然可以不顾休息继续耐心诊疗。其门生弟子侍诊时拖班早成惯例,推迟餐时习以为常。 70年代后,他的高级干部保健任务繁重,很多普通病人门诊时间排不上号,就业余时间上门看病,有时在家中吃饭时登门求医之人接二连三,夜里也常有人敲门,他总是热情接待,认真诊治,常常令患者感动得热泪盈眶。相邻群众都说,陆老的病号上至高级干部,下到拉车工人,他都一律相待。时至今日,仍有病人记忆犹新。

在大连学徒期间,他还拜坐堂名医王象三等三位先生为师学医,崇敬有加,时时请教,老先生也乐意对他启发指点。由于刻苦学习,又有名师指点,虽然同时做店员和学中医,学问仍大有进境,相继学习了《医学三字经》、《濒湖脉学》等。

擅长以貌似平淡之品或有悖常理之味斩获佳效,调和寒热阴阳以药性中庸,习用不温不燥、性味平和之药。如长于温补而力忌峻补,制方用药重视精血与阴阳互根互用,补益精血除常用当归、枸杞子、山茱萸、山药等柔润养阴之品,认为鹿胶、菟丝子、肉苁蓉、杜仲、巴戟天等甘温之品亦有柔润填精功效,然对所谓血肉有情、补肾填精之品仅常用龟胶、紫河车、阿胶、羊睾丸等。平素亦少用耗气破血、逐水峻下及大寒大热之品。

他始终说,师承授受,受益非浅;有幸跟师临诊和出诊会诊,增进了医术和见识,业师的高超医技和高尚医德永远是心中的榜样。

一、仁心仁术,慈爱为怀

他毕生勤于中医临证、科研和教学,曾主编《儿科推拿疗法简编》、《儿科推拿手册》、《简易针灸学》、《针灸手册》、 《针灸经穴挂图》,参编《山东农村常见病手册》、

1.重视“治病必求其本”,长于温补

他曾讲过一事:“在那段刘老被隔离的日子里,一天深夜,他身边唯一的亲人,他的孙子悄悄来敲门,哭着说:‘陆叔,我爷爷病得快不行了。’在那种特殊的年月,与资产阶级权威不能划清界限,很可能受到牵连。那时我只想到他是我的老师,赶快过去一看,刘老先生高烧神昏,腹胀难忍,极似罹患急性阑尾炎。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摘下屋门板,让老人躺上,我们俩人连拖带抬地将他送进医院。外科主任和值班人员很不错,不避风险,给他做了急症手术。开刀时阑尾已经化脓,经抢救转危为安。”

一、技术成果

4.临证无小事,医者当用心

他一生生活俭朴,廉洁自律0 80年代,曾有一位济南市主要领导,出于关心,看到他的住房条件太差,主动提出为他更换一处大房子,说:“帮助老知识分子改善生活条件,尤其是像你这样德高望重的人,是我的责任。老百姓不会责怪我,更不会说这是走后门”。他十分感谢领导的关怀,但婉言谢绝:“省中医院的职工大都住得不好,我个人住上好房子,心中难安”。在那所旧屋里,他一直住到生命终点。

风范长存

遇到现代医学技术的难题时,他历来主张学术民主和畅所欲言,每次都会和同事、弟子们共同讨论,从不端所谓“权威架势”。

他常以“心欲细而胆欲大,行欲圆而智欲方”言传身教,于门诊或查房时,对每名病入特别是首诊病人,查看询问详细,处方完成总要叮咛交代各种煎服忌口或调摄养生方法。他的毛笔和钢笔书法均出众,病历书写认真,特别是每味药品均尽可能书写三字或四字,如公丁香、青竹茹、粉葛根、嫩桑枝、子黄芩、台党参、川杜仲、淮山药、焦白术、姜半夏、炙紫菀、川黄连、白扁豆花、九节菖蒲等,常谓如此则即便误笔,也能前后对照而不致错配误入,至今仍有病人保存他所写的病历和处方作为纪念。无论忙闲,有关诊病事宜他从不草率敷衍,甚至对来信问病求方者,总是亲笔回复,时有写至深夜。

作为山东省中医界代表,先后参加全国中西医结合规划工作会议、全国科学技术协会第二次代表大会、全国中医医院和高等中医教育工作会议(即著名的“衡阳会议”),曾受到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如辨治久泻,肉豆蔻、诃子肉、木香当煨熟用更宜;白芍苦酸微寒,炒用略减其寒性,存其柔肝和脾、缓急止痛、止泻之效;泽泻味甘性寒,炒用去其寒凉之性,存其利水渗湿之用,与健脾和胃之炒神曲、补火生土之炒故纸并用,有开有合,既有止泻之功,又无碍中之弊;罂粟壳醋炒不仅能增固肠止泻之效,且能避其成瘾之弊;胡桃仁甘温入肾而质润,炒用去脂皮,为免涩肠之弊等等。

陆永昌,男,1917年7月8日出生于山东省文登市文登营村。幼年在大连随王象三、盛兰浴、刘茂芳先生学习中医。1938年考入了大连西岗汉医公会,被吸收为会员,正式获得行医资格。1961年被安排跟从山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山东中医学院院长、全国著名老中医刘惠民先生学习。经过五年的师承授受,尽得其传,成为刘氏的嫡传弟子之一。1966年到山东中医学院附属医院工作,历任内科副主任、保健科主任、副院长和名誉院长等职。历任中华全国中医学会山东分会副理事长、山东中医学会内科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

他毕生致力中医临床,尤为擅长对中风病、老年病、肾病以及胃肠病的辨治,对针灸、儿科推拿及妇科病也颇有研究。

1.谨遵古训,而不拘泥于古人之方

陆永昌以平和慈善的性格,勤奋严谨的学风,不遗余力地工作,走过了他82年的人生路-1998年3月14日15时40分,因心搏骤停,抢救无效,不幸逝世。噩耗传开,无数人为之悲痛。唁电从全国各地四面八方传来,花圈摆满门前的街道,给他发来唁电的有全国各地的医疗卫生单位和中医药名家,也有省市自治区的机构和领导。为他送行的群众,排成了长长的队伍,其怀念哀悼之情令人感动,久不能泯。

1949年胶东革命老区政府开始筹建早期的医疗卫生机构,他参加了原籍松山区医药部的筹建工作,并在1950年年初开业后任中医师(当地称为中医先生)。那时医生又坐堂又出诊,还要抽空种植中药。出诊多是急重症,也不分内外妇儿科,赶上谁的班谁就要去。往返一二十里,有马车就很难得,步行爬坡淌河是常事。他以良好的工作精神和医疗技术得到领导和群众的肯定与好评,获得过“一等模范奖”。

图片 1

二、不计名利,甘当人梯

临证素循“治病必求于本”和“治外感如将,治内伤如相”之明训。力践外感贵在急图驱邪,使邪去则体自安;内伤宜于缓治扶正,使正气复则邪自退;强调“必先五胜,疏其血气,令其条达而致和平”。

同德药房是一家大药房,享有盛誉,规矩也多,有两条店规,他记得最清:一是“丸散簿子”不允许转抄;二是店面上不允许看书。那时柜上有一本广录众家名方的“丸散簿子”,店规严令只许照方配药,不许抄录。这本“簿子”白天放在柜台上,晚间由掌柜亲自收管。店里还有规矩,有活干活,无事也不许离开门市,更不准外出。如有空闲,只能练习写毛笔字和打算盘,不许看书。掌柜认为看书容易入迷,会慢待顾客,耽误生意。如有违规,开除勿论。时值乱世,学徒授艺,十分不易。老堂伯求人托友找担保,他才得以被收做徒弟,规定三年之内白干,不许回家,仅管吃住。机会已属难得,老堂伯千叮万嘱,切不敢违规。

年少的他明白长辈的良苦用心,并很快对中医中药产生兴趣。学徒生涯十分艰辛。吃苦受累自是常事,想家思亲更是难耐。名义是学徒,其实无人带教,学与不学尚且无人过问,其他更不必说。学徒在店里地位最低,谁都可以指使你。干活要勤,苦脏累活儿要抢先干。扫地、打水、生炉子,甚至给东家铺床、倒痰盂也得干,通常每天的干活时间不少于十四五个小时。不该知道的装作没见,那叫“紧睁眼慢说话”。师傅不想教的问也白搭,想长本事靠自己留心。老师傅炮制药材时眼看心记,边学边悟。由于他循规守矩,加之平时尊敬师傅和师兄,不欺负新徒弟,勤快好学,得到厚爱,师傅和师兄们既乐于传授指教中药炮制窍门或要领,又能放心放手,自己不辞辛苦,中药知识与炮制技术长进很快,一年后就已经可以熟认中药材并能识别优劣,两年后就会加工炮制饮片和丸散。

他常以业师刘老先生的医术医德勉励后学和子女,不因名利所累,更不为金钱所动,恪守“医乃仁术,济世为怀”,并赋小诗一首自律:“医乃仁术德为先,莫嫌此道生财艰,能治病人起沉疴,一生清贫乐自然”o他推崇温补养阴,却终生很少开贵重药材,常谓要让大多数老百姓看得起病。即使有病人主动要求开所谓贵重补药,如不宜进补或峻补,他也耐心开导,常谓“药补不如食补,食补不如神补”或“药重方证相契,而非价高则效强。”

“文化大革命”开始之前,中医师徒传承班被解散,四名徒弟被分到山东中医学院附属医院(原山东省立中医院)和中医药研究所,后来都成为山东省中医界的学术骨干和业务领导。他被分配到附属医院内科任副主任,主管肾病病房。不久,刘老先生即被当成资产阶级权威受到了冲击。

如对中风病急性期之痰热腑实证,主张调气以先,从整体上纠正气血之逆乱,促进神明之复清,待风火痰瘀涤清之后始论其肝肾虚实,从“六腑”和“络脉”人手,既力倡“釜底抽薪”、“以急应急”,注重通腑泻下,又谨防虚损,以祛邪为首务,中病即止,“以知为度,不必尽泻”,刻顾免伤已弱之正气。强调因人而异,明辨通腑:初期痰热腑实俱盛,多用生大黄、枳实通腑泄热,畅利中焦,调畅气机;若痰减热消、瘀血阻络为主则改用酒大黄,以助活血化瘀,缓缓通腑。如属气虚腑气不通,则以补阳还五汤加炒枳实、火麻仁等;阴虚腑气不通,用生地黄、当归、桃仁等;阳虚腑气不通则选肉苁蓉、生黄芪等,总使正气得助,邪有出路,正所谓“气得上下,五脏安定”。

晚年他曾多次回忆当年经历的细节,常谓“学徒住药铺年代,虽然规矩繁多,生活清苦,但养成的习惯,打下的基本功,一生受益”。他常教诲我辈,学习中医真功夫,要做到“眼勤、手勤、嘴勤”。“眼勤”指多读古今医书,多学他人经验,所谓“博采众长”;“手勤”指多写读书笔记,多记所见所闻,多动手操作,所谓“集腋成裘”,他终生习惯于读书时随笔记录心得、经验和秘方,现存笔记仍不下数十万字,即使已至耄耋之年仍是如此; “嘴勤”指多问常问,真正能做到不耻下问,不懂就问,所谓“学自好问始”,学问之道,学与问总是相联,问了学了记住了才是个人的“学问”,其贵在持之以恒。

本文由www.301.net发布于中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陆永昌

关键词: www.301.net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