辟前人之未辟,承古融新

来源:http://www.baohualocks.com 作者:健康典籍 人气:174 发布时间:2019-12-21
摘要:《本草纲目》药物介绍于“主治”项之后设有“发明”项,究其内涵,诚如凡例所云:“以发明,疏义”,即以其补充“主治”论述之未详。纵观发明项内容,载录历代医家关于药物论

《本草纲目》药物介绍于“主治”项之后设有“发明”项,究其内涵,诚如凡例所云:“以发明,疏义”,即以其补充“主治”论述之未详。纵观发明项内容,载录历代医家关于药物论述,反映药物认识和使用的古今变化,阐发药物功用机理,分析药物的异同,介绍药物的配伍使用,注释药物毒性禁忌,并纠正前人认识之错误等,颇具特色,值得关注。

《本草纲目》药物介绍的“主治”项,编写以主治病症为核心,并用大字书写,内容包括药物作用部位、功用、治疗病症,新增历代本草所未记载或记录甚少而实际运用广泛的药物。纵观此项,聚集历代医家对药物认识的同时,李时珍亦阐发了自己对药物功效的认识与临床运用。

药物功用的古今变化

阐释药物功效与适应证

援引前贤之论,结合当今之说,从药物的性味功用,主治病症,阐释药物的古今应用发展。此乃《本草纲目》发明项的主要内容,诚如李时珍所云:“古今之理,万变不同,未可一辙论”。

李时珍在吸收前人经验的基础上,结合临床经验,对药物功用、适应证及临床应用有独到见解,对于指导用药有实用价值。

土茯苓古方不载,当今治疗杨梅毒。《本草纲目·草部·第十八卷》土茯苓:“【发明】时珍曰:杨梅疮古方不载,亦无病者。近时起于岭表,传及四方。盖岭表风土卑炎,岚瘴熏蒸,饮啖辛热,男女淫猥。湿热之邪积蓄既深,发为毒疮,遂致互相传染,自南而北,遍及海宇,然皆淫邪之人病之。其类有数种,治之则一也。……惟土茯苓气平味甘而淡,为阳明本药。能健脾胃,去风湿。脾胃健则营卫从,风湿去则筋骨利,故诸证多愈,此亦得古人未言之妙也。今医家有搜风解毒汤,治杨梅疮,不犯轻粉。病深者月余,浅者半月即愈。服轻粉药筋骨挛痛、瘫痪不能动履者,服之亦效。其方用土茯苓一两,薏苡仁、金银花、防风、木瓜、木通、白鲜皮各五分,皂荚子四分,气虚加人参七分;血虚加当归七分。水二大碗煎饮,一日三服。惟忌饮茶及牛、羊、鸡、鹅、鱼肉、烧酒、法面、房劳。盖秘方也。”

《本草纲目·草部·第十二卷》紫草记载:“【主治】心腹邪气,五疸,补中益气,利九窍,通水道。本经。疗腹肿胀满痛。以合膏,疗小儿疮,及面皶。别录。治恶疮癣。甄权。治斑疹痘毒,活血凉血,利大肠。时珍。”

关于首载于《本草纲目》的土茯苓,李时珍结合临床阐发其适应病证。说明杨梅疮即梅毒,古方没有记载,亦无此类病症患者。近来由于此病起于岭南,继而病传于四方。因岭南地势低而气候炎热,瘴气熏蒸,当地喜食辛热之品,男女淫猥放荡。湿热之邪蓄积日久既深,病发为毒疮,而且导致互相传染,自南向北,其蔓延遍及四方。皆是淫邪之人罹患此病。其病虽有多种类型,但治疗的原则一致。土茯苓气平,味甘而淡,为阳明经本药,能够健脾胃,祛风除湿。脾胃健则营卫协调,风湿去则筋骨通利,故多种病症痊愈,此乃是古人未言之妙意之所在。当今医家有用搜风解毒汤,治杨梅疮即梅毒,汤内无轻粉。病深重者,用此方一月即愈;病轻浅者,服用半月即愈。若是服用轻粉药而出现筋骨挛急疼痛、瘫痪不能行走者,服之也有效。组方用土茯苓一两,薏苡仁、金银花、防风、木瓜、木通、白鲜皮各五分,皂荚子四分。气虚者,加人参七分;血虚者,加当归七分。用水两大碗煎饮,每日服用三次。服药期间,禁忌饮茶,以及牛、羊、鸡、鹅、鱼肉、烧酒等;并注意忌房劳。

紫草原载于《神农本草经》。其主治心腹邪气,五疸,以及补中益气,利九窍,通水道。《名医别录》提出治疗腹肿胀满痛。做成膏剂,治疗小儿疮及面皶疾患。甄权云可治恶疮及癣类病症。李时珍则结合临床运用,将紫草之功补充概括,即治疗斑疹痘毒,活血凉血,通利大肠,其论切合临床应用。

忍冬昔人并未言及,后世为消肿散毒治疮要药。《本草纲目·草部·第十八卷》忍冬:“【发明】弘景曰:忍冬,煮汁酿酒饮,补虚疗风。此既长年益寿,可常采服,而仙经少用。凡易得之草,人多不肯为之,更求难得者,贵远贱近,庸人之情也。时珍曰:忍冬,茎叶及花,功用皆同。昔人称其治风除胀,解痢逐尸为要药,而后世不复知用,后世称其消肿散毒治疮为要药,而昔人并未言及。乃知古今之理,万变不同,未可一辙论也。按陈自明外科精要云:忍冬酒,治痈疽发背,初发便当服此,其效甚奇,胜于红内消。洪内翰迈、沈内翰括诸方,所载甚详。如疡医丹阳僧、江西僧鉴清、金陵王琪、王尉子骏、海州刘秀才纯臣等,所载疗痈疽发背经效奇方,皆是此物。故张相公云:谁知至贱之中,乃有殊常之效,正此类也。”

《本草纲目·草部·第十八卷》茜草记载:“【主治】寒湿风痹,黄胆,补中。本经。止血,内崩下血,膀胱不足,踒跌蛊毒。久服益精气,轻身。可以染绛。又苗根:主痹及热中伤跌折。别录。治六极伤心肺,吐血泻血。甄权。止鼻洪尿血。产后血运,月经不止,带下,扑损瘀血,泄精,痣痿疮疖排脓。酒煎服。大明。通经脉,治骨节风痛,活血行血。时珍。”

首先引陶弘景之说,忍冬宜煮汁酿酒饮用,能补虚疗风。经常采来服用可以长年益寿。《仙经》很少用此药。但凡易得之药,人多不肯服用,而愿服用难得之药,以难得者为贵,以易得者为贱,此乃庸人之情。李时珍指出,忍冬的茎、叶及花,其功用皆同。继而,说明古人称其可治风除胀,为治疗泻痢祛除尸虫之要药,而后世不知此类功用,称其为消肿散毒治疮要药,此乃前人尚未言及之功用。其后举例,按陈自明《外科精要》记载:忍冬酒,治疗痈疽发背,初发服用,其效果很好,胜于红内消(何首乌)的作用。内翰洪迈、沈括的书中,相关记载很详细。如疡医丹阳僧、江西僧鉴清、金陵王琪、王尉子骏、海州刘秀才刘纯臣等,其记载之疗痈疽发背的经效奇方中,皆用土茯苓。故如张相公所说:谁知至贱之药,乃有不寻常之功效,其所云即指忍冬之类。

茜草原载于《神农本草经》。主治风寒湿痹,黄疸,有补中之功。《名医别录》记载,止血,主治内崩下血,膀胱不足,跌扑扭伤蛊毒。久服补益精气,轻身。可染为红色。有说其苗根,主治痹痛及热中,损伤跌打骨折。甄权说,治六极伤于心肺,吐血与泻血。《大明日华本草》指出,止鼻血及尿血。疗产后血运,月经不止,带下,跌扑损伤,瘀血阻滞,以及泄精,痣漏痿症,能治疮疖排脓。用酒煎服。通经脉,李时珍归纳说,能通畅经脉,活血行血,主治骨节风痛。进一步明确茜草的作用机制与治疗特点。

前人之所未发药物作用机制

拓展药物治疗病症

“发明”项之阐发,补充“主治”项之论述未详。其综述前贤之观点,密切结合临床用药实际,参考李时珍的切身体会,解析药物的作用机制,发前人之所未发。

在总结前人用药经验的基础上,李时珍结合自己在用药经验,拓展药物的治疗范围,为药物作用更好发挥奠定了基础。

辛夷体轻浮,能助胃中清阳上行。《本草纲目·木部·第三十四卷》辛夷:“【发明】时珍曰:鼻气通于天。天者头也,肺也。肺开窍于鼻,而阳明胃脉环鼻而上行。脑为元神之府,而鼻为命门之窍。人之中气不足,清阳不升,则头为之倾,九窍为之不利。辛夷之辛温走气而入肺,其体轻浮,能助胃中清阳上行通于天。所以能温中,治头面目鼻九窍之病。轩岐之后,能达此理者,东垣李杲一人而已。”

《本草纲目·谷部·第二十二卷》小麦记载:“【主治】除客热,止烦渴咽燥,利小便,养肝气,止漏血唾血。令女人易孕。别录。养心气,心病宜食之。思邈。煎汤饮,治暴淋。宗奭曰。熬末服,杀肠中蛔虫。药性。陈者煎汤饮,止虚汗。烧存性,油调,涂诸疮汤火伤灼。时珍。”

李时珍指出,鼻气通于天,天在上,而鼻属肺,肺开窍于鼻,阳明胃脉环鼻而上行。脑为元神之府,而鼻为命门之窍。故而人之中气不足,清阳不升,则头倾而九窍不利。辛夷辛温,而走气入肺,其质轻浮,能助胃中之清阳上行,以行通于天。所以能温中,上行开窍,治疗头面目鼻九窍之病变。并感慨而言,轩岐之后,能够通达此理者,只有李东垣一人而已。

小麦原载于《名医别录》。小麦具有除客热,止烦渴咽喉干燥,通利小便,养肝,止漏血唾血。使女人易孕的功效。孙思邈说,可以养心气,心病则宜食服。宗奭说,煎汤饮服,主治暴淋。《药性赋》记载,熬末服用,杀肠中蛔虫。李时珍提出,陈者,煎汤饮服,可止虚汗。烧炭则存性取其性为用,油调,涂敷主治各种疮痈,以及汤火灼伤。可见,其不仅对作用有阐发,增药物之功效,且介绍了3种不同剂型的应用。

一味丹参散,主治与四物相同。如《本草纲目·草部·第十二卷》丹参:“【发明】时珍曰:丹参色赤味苦,气平而降,阴中之阳也。入手少阴、厥阴之经,心与包络血分药也。按《妇人明理论》云:四物汤治妇人病,不问产前产后,经水多少,皆可通用。唯一味丹参散,主治与之相同。盖丹参能破宿血,补新血,安生胎,落死胎,止崩中带下,调澳门新萄京 ,经脉,其功大类当归、地黄、芎 、芍药故也。”

《本草纲目·草部·第十二卷》沙参记载:“【主治】血积惊气,除寒热,补中,益肺气。本经。疗胸痹,心腹痛,结热邪气头痛,皮间邪热,安五脏。久服利人。又云:羊乳,主头肿痛,益气,长肌肉。别录。去皮肌浮风,疝气下坠,治常欲眠,养肝气,宣五脏风气。甄权。补虚,止惊烦,益心肺,并一切恶疮疥癣及身痒,排脓,消肿毒。大明。清肺火,治久咳肺痿。时珍。”

李时珍指出,丹参色红味苦,气平而降,为阴中之阳。其入手少阴、厥阴之经,属心与包络血分药。《妇人明理论》原书已佚,李时珍引用此书中四物汤治疗妇人病的内容,才使得我们能看到。丹参能破瘀血,补新血,安生胎,落死胎,止崩中、带下,调理经脉,因其功用大致相似于当归、地黄、川芎、芍药,此说对于后世影响深远。

沙参原载于《神农本草经》。主治血积惊风,能祛除寒热,补中气,补益肺气。《名医别录》指出,治疗胸痹,心腹疼痛,结热邪气头痛,皮间邪热,使五脏安和。久服有益。还说,羊乳,主治头肿痛,补益气,增长肌肉。甄权介绍,能去皮肌之浮风,治疗疝气下坠,以及常嗜睡,能养肝气,宣发五脏之风气。《大明日华本草》记载。能补虚,止惊烦,补益心肺,并治疗恶疮疥癣及身痒,能排脓,消散肿毒。李时珍根据沙参的性味及功用特点,提出沙参清肺火,主治久咳肺痿。将其主治扩展到治疗肺部疾患。

不同药物的功效区别

《本草纲目·草部·卷十四》牡丹记载:“【主治】寒热,中风瘛瘲,惊痫邪气,除癥坚瘀血留舍肠胃,安五脏,疗痈疮。本经。除时气头痛,客热五劳,劳气头腰痛,风噤癞疾。别录。久服轻身益寿。吴普。治冷气,散诸痛,女子经脉不通,血沥腰痛。甄权。通关腠血脉,排脓,消扑损瘀血,续筋骨,除风痹,落胎下胞,产后一切冷热血气。大明。治神志不足,无汗之骨蒸,衄血吐血。元素。和血生血凉血,治血中伏火,除烦热。时珍。”

阐释药物性状及功用区别,深入论述药物与主治,探究药物性能特点,对于药物的认识与临床运用均有启发。

牡丹原载于《神农本草经》。主治寒热,中风抽搐痉挛,惊痫邪气,祛除留于肠胃的癥块瘀血,疗痈疮,使五脏安和。治时气所致头痛,疗邪热五劳,头痛、腰痛,牙关紧闭,癞疮疾患。《吴普本草》记载,久服轻身益寿。甄权说,治冷气,散解各种疼痛,女子经脉不通,经血淋漓及腰痛。《大明本草》记载,通利血脉,排脓,治跌扑损伤瘀血,续筋结骨,解除风痹,堕胎流产,产后寒热、血气失调。张元素说,治神志不足,无汗之骨蒸,衄血、吐血。李时珍进而提出,牡丹能调血生血凉血,善治血中伏火,消除烦热。“治血中伏火”,发前人之所未发,对牡丹作用机制的深入认识与临床运用,留下了宝贵的记载。

龟鳖之属,功各有所主。如《本草纲目·介部·第四十五卷》鳖记载鳖甲:“【发明】宗奭曰:经中不言治劳,惟药性论言治劳瘦骨热,故虚劳多用之。然甚有据,但不可过剂耳。时珍曰:鳖甲乃厥阴肝经血分之药,肝主血也。试常思之,龟、鳖之属,功各有所主。鳖色青入肝,故所主者,疟劳寒热,痃瘕惊痫,经水痈肿阴疮,皆厥阴血分之病也。玳瑁色赤入心,故所主者,心风惊热,伤寒狂乱,痘毒肿毒,皆少阴血分之病也。秦龟色黄入脾,故所主者,顽风湿痹,身重蛊毒,皆太阴血分之病也。水龟色黑入肾,故所主者,阴虚精弱,腰脚痠痿,阴疟泄痢,皆少阴血分之病也。介虫阴类,故并阴经血分之病,从其类也。”

补充药物应用范围

引前人之论后,李时珍指出,鳖甲乃是厥阴肝经血分之药,而肝主血。龟板与鳖甲之类,其功效不同,主治各异。鳖色青入肝,故所主者,如疟劳寒热,癥瘕肿块及惊痫,月经失常,痈肿及阴疮,皆为厥阴血分之病也。玳瑁色赤入心,故所主,心风惊热,伤寒狂乱,痘毒肿毒,皆属少阴血分之病。秦龟色黄入脾,故所主,顽风湿痹,身重蛊毒,皆太阴血分之病也。水龟色黑入肾,故所主者,阴虚精弱,腰脚痠痿,阴疟泄痢,皆少阴血分之病也。介虫属阴类,故并治阴经血分之病,其理以从其类。

对药物主治阐发其详,并纳入当时药物应用的新认识,将其写入药物的主治适应证,增补药物的应用范围。

生熟之功殊别,不可不详。《本草纲目·草部·第十六卷》生地黄:“【发明】好古曰:生地黄入手少阴,又为手太阳之剂,故钱仲阳泻丙火与木通同用以导赤也。诸经之血热,与他药相随,亦能治之。溺血、便血皆同。权曰:病患虚而多热者,宜加用之。戴原礼曰:阴微阳盛,相火炽强,来乘阴位,日渐煎熬,为虚火之证者,宜地黄之属,以滋阴退阳。宗奭曰:本经只言干、生二种,不言熟者。如血虚劳热,产后虚热,老人中虚燥热者,若与生干,当虑太寒,故后世改用蒸曝熟者。生熟之功殊别,不可不详。时珍曰:本经所谓干地黄者,乃阴干、日干、火干者,故又云生者尤良。别录复云生地黄者,乃新掘鲜者,故其性大寒。其熟地黄乃后人复蒸晒者。诸家本草皆指干地黄为熟地黄,虽主治证同,而凉血、补血之功稍异,故今别出熟地黄一条于下。”

《本草纲目·草部·第十六卷》谷精草记载:“【主治】喉痹,齿风痛,诸疮疥。开宝。头风痛,目盲翳膜,痘后生翳,止血。时珍。”

本文由www.301.net发布于健康典籍,转载请注明出处:辟前人之未辟,承古融新

关键词: 澳门新萄京 www.301.net

上一篇:脉诊指导针灸操作,针害病案三则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