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诊时脉诊的冲击,舌诊与脉诊发展的时间差别

来源:http://www.baohualocks.com 作者:健康典籍 人气:82 发布时间:2019-08-29
摘要:总之,脉学发展到《脉经》第一次高潮的出现,至《濒湖脉学》第二次高潮的到来,这一时期,脉学在诊断上一直处于主导地位。元代《敖氏伤寒金镜录》的出现,打开了舌诊学的发展

总之,脉学发展到《脉经》第一次高潮的出现,至《濒湖脉学》第二次高潮的到来,这一时期,脉学在诊断上一直处于主导地位。元代《敖氏伤寒金镜录》的出现,打开了舌诊学的发展的帐幕,明清以后温热家的兴起,舌诊学的发展进人高潮,有关舌诊的编著不断涌现,但从其发展先后来看,两者具有很明显的“时间差。”

对于《濒湖脉学》的评价,《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说:“《濒湖脉学》一卷。明·李时珍撰,宋人剽劫王叔和《脉经》,改为《脉诀》,其书之鄙谬,人人知之,然未能一一驳正也。至元戴启宗作刊误,字剖句析,与之辨难,而后其伪妄始明。启宗书之精核,亦人人知之,然但斥赝本之非,尚未能详立一法,明其何以是也。时珍乃撮举其父言闻《四诊发明》,著为此书,以正《脉决》之失。

张仲景之后,舌诊的发展仍然是缓慢的,而脉学却得到突飞猛进的发展。首先是《脉经》的出现,将脉学推向了空前的水平,大大地提高了脉学在诊断上的地位。《脉经》的作者王叔和是西晋人,曾做过太医令,具有深博的医学理论知识和丰富的临床经验,他将古代的脉象名称进行考证删节,整理成二十四种脉象,并具体说明了每一种脉象的形象,便脉象有了统一的标准,同时解决了“寸日诊法”的寸关尺的部位问题,以及两手六部所主脏腑问题,对脉象进行了分类,并对诊脉的时间和不同的人与脉的关系都进行了客观的论述。《脉经》对于脉学的发展做出了划时代的贡献,在脉学系统化、规范化上迈进了一大步。但《脉经》的缺点是文义深奥,不利于广泛传播,因此到宋代出观了假借王叔和之名的《脉诀》的出现,《脉诀》的特点是诗歌性质的文体,容易咏读,通俗易懂,为初学之人所愿意接受,因此流传甚广。但其中谬误之处很多,所以它一出现,即遭到广大医家的反对,元代戴启宗著《脉诀刊误》对《脉诀》逐条加以批驳。

1、做为第一部舌诊专著《金镜录》和第一部脉诊专著《脉经》两者相比,其学术成就相差太大,《金镜录》还不足以构成对《脉经》的冲击力量,这主要与两书作者的学术水平所决定的。《脉经》的作者,王叔和西晋人,虽早于《金镜录》的作者敖氏一千余年,但王叔和做过太医令,史书称他性情沉靖,博通医方,好撰述,是当时的医学大师,他除编著《脉经》以外,还撰次过张仲景《伤寒论》,因此无论是医学理论的造诣,还是临床实践经验都是高水平的和丰富的,他既继承了古代的各家所长,尤其是《内经》、《难经》、《伤寒》这些经典著作的理论方法,又对自己的丰富医学经验进行了总结,因此,《脉经》既有理论,又有实践,既有切实可行的使用方法,又能具体指导临床辨证的脉学专著,因此他一出世,便受到所有医家的重视,并将它奉为圭臬。《金镜录》则不然,其作者敖氏,不知何许人,其经历亦无从查考,可见其影响不大。从其著作水平来看,亦决难与王叔和相比,他没有王叔和那样深邃的医学理论基础,对舌诊没有从理论上去论述,对古代尤其是《内经》、《难经》、《伤寒》这些经典性的文献中有关舌诊的内容亦未进行继承和吸收,在与临床结合、指导临床辨证方面又不那么符合实际,因此它与《脉经》无法相比。

明清以后,温热家的兴起,舌脉学的发展进人高潮,先后刊行有关的舌脉专著,主要的有申斗垣的《伤寒观舌心法》、张诞先的《伤寒舌鉴》、傅松元的《舌胎镜志》、粱特岩的《舌鉴辨正》、刘恒瑞的《察舌辨证新法》、曹炳章的《彩图辨舌指南》、杨云峰的《临症辨舌法》、邱骏声的《国医舌诊学》等专著。解放以后,刊行的舌诊专著有,北京中医学院编著的《中医舌诊》、上海陈泽霖、陈梅芳台著的《舌诊研究》,使舌诊发展到一定的高度,它与脉学结合在一起,共同成为中医诊断学的主要方法。

在此之后,舌诊的发展速度明显加快,至明末清初温热学派的兴起,很快将舌诊推向第二个发展高潮,从而形成了对脉诊的第二次冲击。这次舌诊发展高潮是以明代名医薛已为先导,薛氏在偶然的机会发现了《金镜录》,倍加重视,给予其极高的评价,并注意补充了《金镜录》理论上的缺陷,他认为心为人身之主,舌为心之苗,因此舌苔能够反映机体的生理病理变化,薛氏还将舌诊的应用范围从伤寒的圈子里扩大到其他内外各科疾病。继尔有申斗垣编撰的《伤寒观舌心法》,对明代以前的舌诊进行了历史性的全面总结,以后许多舌诊著作多参考此书。在此基础上,舌诊的理论和与临床实践结合方面得到不断的补充和发展,如在理论方面,《临症验舌法》说:“核诸经络,考手足阴阳,无脉不通于舌,则知经络脏腑之病,不独伤寒发热有苔可验,即凡内外杂证,也无一不呈其形,著其色于舌。”对于正常舌色与苔的论述,傅松元在《舌苔统志》中说:“舌为心之苗,其色当红,红不娇艳;其质当泽,泽非光滑;其象当毛,毛无芒刺;必得淡红上有薄白之胎气,才是无邪之舌。”为什么淡红色舌是正常舌色呢?或者说淡红色舌的机制是什么呢,徐灵胎在《舌鉴总论》早有论述,他说:“舌乃心苗,心属火,其色赤,心居肺内,肺属金,其色白,故当舌地淡红,乃火藏金内之象也。”苔的生成是胃之生气所现。章虚谷说:“舌苔由胃中生气所现,面胃气由心脾发生,故无病之人,常有薄苔,是胃中之生气,如地上之微革也。若不毛之地,则土无生气矣。”吴坤安说:“舌之有苔,犹地之有苔。地之苔,湿气上泛而生;舌之苔,胃蒸脾湿上潮面生,故日苔。”因此《舌胎统志》说:“舌色淡红,平人之常候,红者心之气,淡者胃之气。”舌为心之苗,心主血,故舌色能够反映机体气血的盛衰;苔为胃中生气所现,面胃气又是由心脾发生,胃又与脾互为表里,故苔又为脾之外候。

舌脉虽然也有所发展,但仍散在于各论之中,如《脉经》、《中藏经》有关舌脉的内容,基本是沿袭《内经》而来。隋唐时期巢元方等撰的《诸病谬候论》有关舌脉的内容,较前有所增加,但尚未形成系统的理论。元代才出观第一部舌诊专著,即《敖氏伤寒金镜录》,此书对于舌诊学来说,虽然亦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但无论是其理论性、系统性、以及规范化方面都与《脉经》无法比拟。但它作为诊断的方法被确定下来,尽管在很长一段时期没有受到伤寒家的重视,却对温热学的发展起到了重大的影响,以对脉诊的冲击与结合,形成了中医学最具特色的诊断手段之一。

在祖国医学发展史上,舌诊对脉诊形成了二次冲击,这二次冲击,是随着二次舌诊的发展高潮而来的。第一次冲击是从《金镜录》的出现开始的,《金镜录》抛弃中医的传统诊法,即脉诊,专以舌诊辨证,虽然可以说是一种创举,但是由于它本身存在理论上的缺陷和方法上的不足,以及舌与苔的配合与临床实践不符的缺点,因此冲击的力量不大,脉诊基本上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重视脉诊还可以从另一方而得到证明,如《淮南子·泰族训篇》说:“所以贵扁鹊者(这里扁鹊凡指所有医生),非贵其随病而调药,贵其摩息脉血知疾之所从生也。”东汉《王符潜夫论·述赦篇》也说:“凡治病者,必先知脉之虚实,气之所结,然后为之方,故疾可愈,而寿可长也。”张仲景曾严厉批评那些不精心诊脉的人,说他们不可能“视死别生”,只不过是”窥管而已”。在张仲景以前,将脉诊做为主要的诊断疾病的手段已非常明确。而此时的舌诊在以上各各方面都是与脉诊无法相比的。《内经》有关舌诊的内容,只提到心病舌卷,热病舌干,舌烂,表证传里舌黄等等,虽然注意到了有些疾病可以引起舌的变化,或者说是将其作为某些疾病出现的症状,尚未就对诊舌的方法、舌名以及正常舌象、病舌等提出象脉诊那样的理论根据。《难经》有关的舌诊内容也不多,只提到厥阴气绝,可引起舌卷。张仲景虽然首先将舌与苔分开,对舌诊有很大的贡献,并亦有时将舌的变化作为辨证的条件之一,但与他对脉学的重视程度,及临床实践之应用相比较,舌诊是极其次要的。

其法分浮、沉、迟、数,二十七种,毫厘之别,精核无遗,又附载宋·崔嘉言四言诗一首,及诸家考证《脉诀》之说,以互相发明。与所作奇经八脉考皆附《本草纲目》之后,可谓既能博考,又能精研者矣。自是以来,《脉诀》遂废,其廓清医学之功,亦不在戴启宗下也。”《濒湖脉学》出世以后,由于它简明易懂,言浅义深,又是撮其诸家所长,所以无论初学和老医阅读都很适宜,真是浅得其浅,深得其深。既町作为一般的实用书籍,又可作为进一步研究古代《脉经》、《伤寒论》、《金匮要略》,以及《内经》、《难经》等经典著作,和深入研究临床辨证论治的阶梯。《濒湖脉学》的出现,使脉学进一步得到普及。至这个时期,脉学一直在祖国医学诊断上占有独特的主导地位。舌诊仍然远远落在后面。

本文由www.301.net发布于健康典籍,转载请注明出处:舌诊时脉诊的冲击,舌诊与脉诊发展的时间差别

关键词: 澳门新萄京 www.301.net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