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识途2016修订版,实验室里的艳事

来源:http://www.baohualocks.com 作者:澳门新萄京 人气:104 发布时间:2019-07-26
摘要:还有几个月老马就满四十五岁了。人们喜欢称他为老马,可能是因为他个子大的原因,单从相貌上看,老马并不显老,而且看上去起码比同龄人要年轻十岁。一晃出国快二十年了,老马

还有几个月老马就满四十五岁了。人们喜欢称他为老马,可能是因为他个子大的原因,单从相貌上看,老马并不显老,而且看上去起码比同龄人要年轻十岁。一晃出国快二十年了,老马就没离开过大学。从做访问学者开始,经过多年打拼终于如愿以偿的爬到的终身教授的位子。女儿去年考进了耶鲁,老婆在一家制药公司工作,也混到了部门负责人的位子。老马是个极要面子的人,在外人眼里现在的一切似乎应该让他满足了。

平凡往事

私下里老马经常向几个过从甚密的朋友流露他这辈子很悲剧,理由是入错行,娶错人。朋友都当他是酒后失言,谁也没当真过,这让老马更加烦恼,更加觉得前路无知己。老马的太太是很强势的女人,固执又自以为是,在家里从来都说一不二。年轻时,老马为此经常和她发生口交角,而且曾一度想过离婚,但夫妻间的龌龊终于抵不过面子份量,于是老马选择了得过且过,息事宁人的方式来避免老婆一次次的‘无理取闹。’

题记: 仅以此文献给那些曾经和正在海外实验室里工作的同胞们!

出国不久夫妻两人就分床了,几个星期一次的性事也多是一种象征意义上的,很低级的机械过程。有时老马心血来潮,也想和老婆彻底浪漫一次,却总因老婆僵硬直挺的身子而顿感索然无味,最后不得不敷衍了事,草草收场。女儿住校后,老马又借故夜里写东西怕影响老婆睡眠,一个人搬到客房里去住了。知情的朋友们多不理解,老马是个性爱完美主义者,一向主张性是爱的高级阶段,没有性满足就不会有真爱,而没有性爱的夫妻就是违反生物自然法则的仵逆,离婚才是最文明的结果。但老马始终没有和老婆离婚,而且单从表面上看他们还是一对模仿夫妻。只是突然从某一天起,老马不再和朋友们谈及他的家事,尤其是夫妻感情方面的事情,而且一有人提及,老马总是很巧妙的用其它话题岔开。

作者按:

不久有人在一个长周未,看到老马和他实验室里的一个叫萍的女博士后,手拉着手的在郊外的国家公园里散步,亲昵的样子宛如一对相亲相爱,正热恋着的夫妻。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很快这件事就在大学校园不大不小的华人圈里传遍了,而最初的消息来源是从大学附近的一家华人教会里散发出来的。这件事只瞒着老马的老婆一个人。

凡来美读理科博士学位或做访问学者的人,几乎毕业后或一来到这个陌生的土地上就在实验室里工作。而且他们中的许多人,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实验室。他们是一群有血有肉,集优点和缺点、坚强和软弱、美与丑于一身的普普通通的人,他们默默无闻地为科学事业和家庭奉献了一生,同时也为人类的文明和进步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他们值得我景仰,这个故事就是为他们写的。

萍已婚,今年三十二岁,老公在国内是个公务员,有一个5岁的儿子由其父母帮助带着。萍是三年前作为访问学者用j签证出国的,但出国不到一年就因老板没钱而被炒了鱿鱼。在萍面临再找不到工作就必须离境的最后期限不到一个月时,老马慷慨地接纳了她,说到老马的慷慨一点也不为过,因为当时老马申请新课题的费用还没有下来,他实验里的经费也不充足。而当看到前来面试,焦虑万分,一愁莫展的萍时竟没有一丝犹豫就录用了她,因此萍一直从心里非常感激老马。后来接触时间久了,萍不但很欣赏老马的才华,也为老马身上那种成熟男人所特有气质所深深吸引。

第1集

其实老马录用萍的原因除了同情心外,就是看萍很有眼缘,而且潜意识中似乎感觉到萍就是他喜欢那种女人的类型,这是他的私心,也是不能公开的秘密。但对于有家有口,事业有成,又人到中年的老马来说也就是私字一闪念而已。

独酌醉心偏固执,孤灯却忆旧时欢。

在以后的接触中,细心的萍发现老马中午经常只用几块饼干充饥。于是在准备第二天的午餐时就多准备一份,而给老马的那份又特别加些鱼和肉之类的荤菜,因为在她的印象里男人在生活上是离不开女人和肉的。老马第一次还很不好意思,但时间一久就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尽管如此,这件事还是让老马的心里暖和和的,而且不知不觉的就对萍多了一份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感情。他开始注意萍,包括她的言行和充满媚力,性感的身体。

秋风又送流年去,极目云天晓月残。

初夏的一天,老马因赶着修改要发表的论文,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忙到深夜。老马改完后又反复看了三遍才满意的关上电脑。正准备回家,突然手机响了起来,一看号码,老马知道是萍打来的,心里顿感温暖,嘴上却矜持的问倒:

还有几个月老马就满四十二岁了。人们喜欢称他为老马,可能是因为他个子高的原因。单从相貌上看,老马并不显老,相反看上去要比同龄人年轻许多。一晃出国快二十年了,老马一直没离开过大学。从读博士开始,经过多年打拼,他终于如愿以偿地当上了美国著名大学的终身教授。老马的妻子在一家制药公司工作,是国内毕业的”土博士”,目前也混到了部门负责人的位子。老马是个极要面子的人,一般不和别人谈及自己的私事。在别人眼里,他现在拥有的一切似乎应该让他满足了,但人们想不到的是,那种和农民一样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life,让老马感到异常空虚和寂寞。

"这么晚了还不睡觉,有事吗?"

一次酒后,老马和一个过从甚密的朋友刘说,他这辈子算得上是个悲剧性人物,其理由听起来似乎有些牵强,你也许会认为是矫情,即入错行,娶错人。朋友当他酒后失言,一笑置之。这让老马更加烦恼,更加觉得前路无知己。老马的太太是个很强势的女人,为人处事固执又自以为是,在家里更是喜欢说一不二。年轻时,老马为此经常和她发生口角,也曾闪过离婚的念头。但夫妻间的龌龊终究抵不过面子的份量和善良的考量,权衡再三,老马还是选择向命运妥协。而息事宁人的处世态度得以让老马在老婆一次又一次的“无理取闹”面前得过且过。

"我一想你就在熬夜呢,我给你包了点馄炖,反正都是路过,来我这里吃了再回家吧。"

出国不久夫妻就分床了,一年几次的性事也多是一种象征意义上的刻意。有时老马心血来潮,也想和老婆浪漫一次,却总因老婆的不配合而感到索然无味,最后不得不敷衍了事,草草收场。老马从失望到绝望,到后来干脆借故夜里写东西怕影响老婆睡眠,一个人搬到客房里去住了。

"太晚了,改日吧。"

萍今年二十九岁,国产博士。老公是个公务员,因不喜欢国外生活至今仍留在国内。他们有一个5岁的儿子,由萍在国内的父母照顾。萍是三年前作为访问学者,持J-1签证出国的,不到一年就因老板没钱而被炒了鱿鱼。在萍面临再找不到工作就限期回国的尴尬处境时,老马慷慨地接纳了她。说到老马的慷慨一点也不为过,因为当时老马申请新课题的钱还没有落实,他实验里的经费也不充足。而当他看到前来面试的萍焦虑万分,一筹莫展时,竟没有一丝犹豫就录用了她。因此萍一直从心里感激老马。后来接触时间久了,萍不但很欣赏老马的才华,也为老马身上那种成熟男人所特有的气质所深深吸引。

"我等你。" 说完萍就撂下电话。

其实老马录用萍除了同情心外,还有眼缘的因素。在他的潜意识中似乎很希望能经常看到眼前这位楚楚动人,充满青春活力的女人,当然这是他的私心,也是不能公开的秘密。但对于有家有口,事业有成,又人到中年的老马来说,这种人性的软弱充其量就是私字一念闪而已。

老马虽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早就答应了下来。平时老马习惯了老婆对自己的漠不关心,认为夫妻之间就那么回事,不过是搭伙过日子。现在突然有人如此知冷知热的关心自己,怎能不让老马不感动万分呢。至从离开父母后,就再也没人如此善待过他。成家后一向被岳母宠坏的老婆,自己还不懂得如何自理,更别说是照顾老马了。就说家务吧,无论大事小情几乎都叫老马包圆了。但只说不干的老婆还总是恶语相向,领导似的对老马横加指责,百般挑剔。想到这里,老马不禁悲从心来。

在以后的接触中,细心的萍发现老马中午经常只用几块饼干充饥。于是在准备自己第二天的午餐时就多做出一份来,而给老马的那份又特别加些鱼和肉之类的荤菜,因为在她的印象中每个男人都是肉食动物。对此老马开始时还半推半就的客气,但时间一久就,见怪不怪了。尽管如此,老马的心里还是感到很温暖,而且不知不觉对萍多了一份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情愫。他开始注意萍,包括她的言行和充满魅力的身体。

"去,为什么不去。" 这个声音像春雷一样在老马的耳边回荡。

初夏的一天,老马因赶着修改要发表的论文,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忙到深夜。他改完最后一稿后又反复看了三遍才满意地关上电脑。正准备回家时,突然手机响了起来,一看号码,知道是萍打来的,老马的心情顿时有些异样,嘴上却矜持地问道:

“这么晚了还不睡觉,有事吗?”

“我一猜您就在熬夜呢,我给你包了点馄饨,反正是路过,来我这里吃了再回家吧。”

“太晚了,改日吧。”

“我等你。” 说完萍就撂下电话。

老马虽嘴上硬,心里却很矛盾。平时老马习惯了老婆对自己的漠不关心,认为夫妻之间就那么回事,不过就是搭伙过日子。现在突然有人如此体贴,知冷知热地关心自己,怎能不让老马感动万分呢。虽然现在一把年纪了,但自从离开父母,就再也没人如此善待过自己。而成家后一向被岳母宠坏的老婆,自己还不懂得如何自理,更别说是照顾老马了。就说家务吧,无论大事小情几乎都被老马承包下来。而只说不干的老婆还总是恶语相向,领导似的对老马横加指责,百般挑剔。想到这里,老马心里突然萌生出一种报复的快意。

“去,为什么不去。”这个声音像春雷一样在老马的耳边回荡。

第 2 集

著意荒唐偏遇险,恨由孤枕怨生怜。梦中不识桃花面,一夜春风在眼前。

走出实验室,老马赌气似地一路疯狂地开着车,多年的积怨借着踏在油门上的右脚尽情地发泄着,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让他多少有些飘飘然。就在他将要抵达萍的公寓楼前时,一辆不知从哪里钻出的黑色轿车呼啸着尾随而至,车头那盏探照灯般强光的大灯,让老马的座驾顿时现形于夜幕之下。

糟了!这么晚还有警车。老马下意识地把车停在路边,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的情绪一下子跌倒谷底,忐忑地像只待宰的羔羊束手待毙。两个全副武装的警察从这辆没有任何明显标志的车里走下来,把他先前还心存侥幸的念头彻底打消了。

“先生,请出示你的驾驶证和保险卡。” 其中一位警察用较温和的语气对老马说, 另一位警察则站在一旁,手按着腰部,警惕地观察着老马的一举一动。

老马这才回过神来,慌忙找出两个证件,打开车窗递给那个问话的警察。

“对不起,家里出了点事。当然,这不是超速的理由。” 由于心虚和不知所措,老马的表白远不像他平时那样具有逻辑性。

“你在STOP SIGN前没停车。” 警察一边说,一边接过老马的证件,然后与同伴一起回到警车里。过了大约20分钟左右,先前问话的警察走到老马的车旁,从开着的车窗把证件还给了他,然后轻描淡写地说了句:

“以后开车小心点。”

这完全出乎意外的结果,让老马一时没缓过神来,他半信半疑地看着警察,一脸茫然。警察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直到这时,还有些惊魂未定的老马才冲着警察的背影连声道谢。他愣愣地坐在那里,直到警车彻底消失在他的视线外,这才小心翼翼地发动车子,在经过萍所居住的公寓楼前加速驶过。

本来一江春水的情绪,经这么一折腾,顿时让老马兴致全无,心灰意冷。

“老天一定在警告我,一定是!” 在回家的路上,老马一直对自己说。

车子驶进自家车库,老马松开安全带后,似乎想起了什么,只见他掏出手机,开始删除上面的信息,然后又做贼心虚地关上手机电源,定了定神,才打开房门。

偌大的房子里漆黑一片,老马脱下外套,换了双拖鞋,并没有直接回到他的书房兼卧室,而是蹑手蹑脚地上了三楼,他发现卧室的门微微开着,于是怯声怯气地走到床前。借着昏暗的月光,老马端详了一会儿熟睡中的妻子。他突然觉得有些羞愧,作为一个男人,自己一点都不磊落,没有处理好夫妻之间的关系,却把责任完全推到妻子一个人身上,出了问题不是开诚布公,摆到桌面上坦诚相见地去解决,反而消极地选择逃避现实,还先斩后奏地移情别恋。。。。。。

刚才如果迈进萍的家门,其后果不堪设想。自己几因一念之差而铸成大错,让从大学一毕业就跟着自己、十多年风雨同舟的妻子蒙受屈辱。天下根本就没有一种理由,可以让一个自甘堕落的人能够堂而皇之地为其原罪开脱。此刻的老马俨然是个严厉的法官,但裁判的对象却是他自己。

老马心中颇感惶惑,他本想轻轻地吻一下熟睡中的妻子,但伏下的身子却僵在那里。他的忏悔和老婆的无辜相比真是微不足道,此时此刻的他还有什么颜面去继续亵渎一个比自己干净许多的灵魂?老马有些无地自容地从妻子的卧室里出来,正要下楼,一句硬棒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还不睡觉,你不要命了?”

这就是妻子,话糙了些,但却透着发自内心的关爱,也许这就是老夫老妻的相处之道。

老马没有洗澡,只是简单地洗漱了一下,没再回到卧室,径直走去楼下的书房,在简易的沙发床上躺了下来,他担心响声会惊醒睡梦中的妻子。赎罪就从点滴开始吧,老马这样想着很快就睡着了。

老马真的很累,身心无一例外。

澳门新萄京 ,第 3 集

千顷碧波荷泽艳,骄阳水中可乘凉。

人若寂寞无诗意,鸟想风光妒花香。

老马醒时,已经十点多了,他很久都没能如此睡到自然醒过了,而且没做梦不说,就连厕所都没去过一次。他赶紧穿好衣服,草草洗漱一下,从冰箱中取出盒装巧克力奶,倒在杯子里,但只喝了一口就冲向门外。

到了11楼,他刻意绕过萍工作的地方,从另一个入口进了办公室。老马一个人坐在那儿发了会呆,才打开电脑,一个note像一块石头一样砸向老马的目光,是耗子房因为分cage的事发给他实验室的警告性通知。他看了看墙上这周负责耗子房的人员名单,不禁皱起了眉头,又是小何。最近一段时间小何工作时总有点心不在焉,不光实验毫无进展,类似的事情已经不止一次发生在她的身上了。小何是浙大毕业的高才生,去年才来老马实验室的博士后。老马也曾想过解雇她,但念及她先生刚失业不久,恻隐之心作祟,才留下她的,但今天这件事。。。

其实没让老马最后下决心开除小何的深层原因,还有一种来自他心底,对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所有在国外实验室中搞研究的同胞们感到不值和同病相怜。再就是他那与生俱来的悲天悯人情怀。他们这些在国外搞生物研究的人,几乎都是从国内出来的所谓精英,却在集中抒写着一部自人类出现以来最卑贱、最廉价的苦难史。他们常年从事单调、重复、无聊的低端体力、脑力劳动,洗瓶子,高温消毒,配制溶液,给成千上万个管子里加样,喂老鼠,杀耗子,伺候细菌,不仅需要对detail有非常集中的注意力与超人的短期记忆力,还需要有平行进行多项任务的统筹安排能力,跟个陀螺一样奔走于实验室的楼层里,像餐馆里端盘子的侍者,更像一百年前在美国修铁路的中国劳工,有做人的身份,却很少做人的尊严。在实验室里工作,好处是在大学里办身份相对容易些,坏处是下班以后身心俱疲,倒在床上立即像根木头一样,几乎丧失了思想和行动的愿望,说穿了就是老板变相的奴隶。而白天动了一天脑子的公司小开,至少身体还是有些过剩精力需要在游泳池里发泄一下。。。。。。

一个过来人曾经这样说过,在中国人里面,几乎没有什么人真正对研究感兴趣的,埋头research and lab work,本身就是对生活中许多需要直面的问题的一种自我摧残式的回避。想到这里,怜悯之心又压倒了老马的理智。他走出办公室,想去看看小何此刻在做些什么,顺便把那一纸文告亲手送到她的手里。老马心想,人都是有自尊心的,此刻不说她也许比说她更有效。

老马一走出办公室门,就与手拿试管的萍不期而遇。萍面无表情,清秀的面庞像挂在墙上的油画,美丽却了无生机。两个半圆形的眼袋乌云般镶嵌在最能令男人无限遐想的地方,为这幅天然的画卷涂抹上浓妆重彩的一处败笔。老马不忍心再看下去,转身想一走了之。

“我今晚还等你!”

萍的话音虽然小得只有他俩擦肩而过时才能听见,却斩钉截铁,似乎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老马一时没有回过神来,他略微迟疑一下,并没有停下匆忙的脚步,沉默着向伏在实验台上对着电脑写东西的小何走去。

“忙呢?”老马问。

本文由www.301.net发布于澳门新萄京,转载请注明出处:老马识途2016修订版,实验室里的艳事

关键词: 澳门新萄京 www.301.net

上一篇:美女最好也看看,离婚前的最后一次要求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